关羽

来源:本站   作者:admin 2019-03-06 阅读: 2047 次

 

关羽(?-219年),约生于东汉桓帝年间,字云长,本字长生,河东解县人(今山西运城市),东汉末年(有人认为包含三国时期)刘备势力的重要将领。关羽最为特殊之处是其死后受民间推崇,又被历代褒封,直至“武帝”,故也被称为关圣帝君,简称关帝君、关帝。佛教界一般奉其为护法神之一,称为伽蓝菩萨。民间普遍认为关羽与刘备、张飞是结义兄弟,关羽排行第二,俗称其为关公、关老爷、关二爷、关二哥等。

关羽的出生地河东郡解县常平里,即今山西省运城市常平乡常平村。羽生自有封建文化教养的农家,初名长生,后改为羽,取字云长,青少年时期在家习文练武兼作农事,“稍长娶妻胡氏,于灵帝光和元年(178)五月十三日生子关平”。 大约在关羽23岁的时候,即光和六年(183年),因斩杀恶豪吕熊而逃离家乡。5年后至涿县(今河北省涿州市)结识刘备、张飞,三人结为异姓兄弟。时值黄巾农民起义的风暴席卷全国,统治者纠集各地军队,对起义军进行血腥镇压,关羽即随刘备在涿县招募乡勇,组织武装,先后参加了幽州太守刘焉、中郎将卢植、校尉邹清和校尉都亭侯公孙瓒的军队,同黄巾起义军作战。献帝初平元年(190),刘备依附公孙瓒,被任为平原县(今山东省平原县)令,后领平原相,关羽、张飞并为别部司马,统领郡属军队。

 

汉兴平元年(194),曹操与陶谦争夺徐州,刘备带关羽援救陶谦,被派为豫州刺史。 汉建安元年(196),袁术攻刘备,备与关羽拒之于淮阴(今江苏省盱眙县、淮阴市)。 建安三年(198)十一月,刘备、曹操联合击败吕布,曹杀布于下邳。羽参加是役。 建安四年(199),刘备差关羽斩杀曹之徐州刺史车胄,占领徐州。命羽镇守下邳(今江苏省邳县东),行太守事。

 

降曹

 

建安五年(200年),曹操进攻刘备,关羽战败被生擒,投降,曹操待以厚礼,任命为偏将军。后袁绍派大将颜良与淳于琼、郭图等攻白马,曹操亲自率军救援,并命张辽与关羽为前锋。关羽望见颜良的麾盖,策马冲锋,刺杀颜良于万军之中,并斩其首,袁军将领无人能挡,白马之围被解,关羽被封为汉寿亭侯。虽然《三国志》对于“斩颜良”的记载只有十九字,却是正史中极少数载述古代武将“单挑”的文字中最明确的记录之一。

 

初时,曹操为知道关羽有没有久留的心意,叫张辽用人情试探。关羽对张辽叹息道:“我知道曹公对我的厚爱,但我受刘备将军的厚恩,发誓共死,不可背弃。我终不会留下,在为曹公立下功劳后便会离去。”张辽向曹操表明,曹操知道关羽会离去,反而重加赏赐,想要留住他,但关羽尽封曹操的赏赐,留书告辞,回到刘备身边。曹操左右欲追杀之,不过曹操认为各为其主而阻止。民间文化把这一段故事叫做“千里走单骑”。

 

镇守荆州

 

刘备投靠刘表,屯兵于新野。建安十三年(208年),曹操南下,刘备南逃,另遣关羽乘数百艘船驶向江陵会合,但刘备于途中被曹操军追至,幸而关羽驶至汉津,一同乘船至夏口。刘备联合孙权击败曹操后,曹操留曹仁等防守荆州,于是刘备又与孙权大将周瑜夹攻曹仁,命关羽断曹仁后路。待刘备取得荆南,元勋关羽被封为襄阳太守、荡寇将军,这其间襄阳实为曹操势力范围,由乐进驻守,所以关羽驻于江北。刘备平定蜀地后,授权关羽掌管荆州地区中刘备控制的部分,包括荆州南部四州和从东吴借来的荆州治所江陵和附近的公安。

 

建安二十年(215年),孙权知道刘备已夺得益州,希望取回荆州。刘备却说:“当得到凉州时,便会把荆州交还。”孙权对此十分怨恨,便派鲁肃索要荆州。孙刘两方的将领在阵前“单刀会”,据理相争但最终不欢而散。孙权命吕蒙准备进攻荆州南部,鲁肃将万余人马于益阳牵制关羽,刘备从益州带兵回援。时关羽号称有三万人马,自选五千精锐准备从上游渡河,吴将甘宁率领一千人前往驻守,关羽得知后就没有过河,在河对岸扎营,这个地方后来称为“关羽濑”。曹操进取汉中的张鲁,刘备便迅速和孙权修和,协议平分荆州,但双方关系已趋恶化。孙权方仇视刘备、关羽君臣。

 

威震华夏

 

219年,刘备称汉中王,封关羽为前将军,假节钺。同年关羽进攻荆州北部樊城,曹操派大将于禁援救,时大雨令汉水暴涨,于禁所率领的七军都被大水淹没,将士纷纷往高处避水,而关羽则乘势坐大船进行攻击,于禁因为穷迫,于是向关羽投降,庞德则被关羽所获,因不向关羽投降而被关羽处斩,关羽还进一步围困曹军大将曹仁于樊城,并另派遣军队包围襄阳。曹操指派的荆州刺史胡修、南乡郡太守傅方都投降了关羽。当时曹操治郡下许多义军早已受关羽遥控,更有许多叛乱都想引关羽为援,关羽威震华夏。

 

败走麦城

 

建安二十四年(219年)十月,曹操欲自许迁都避关羽锋芒,司马懿、蒋济等劝阻,认为孙权必然不愿看到关羽坐大,可联合孙权牵制关羽。孙权果然因为觊觎荆州而袭击关羽后方。曹操仍不放心,动员徐晃、张辽等将,及衮州刺史裴潜、豫州刺史吕贡等率军救援樊城,更准备亲自征讨关羽。而孙权也动用员主力部队,命吕蒙为主帅偷袭荆州,并亲自率军为后援,荆州重镇江陵守将麋芳、公安守将士仁因与关羽有嫌隙而不战而降,吕蒙、陆逊等遂次第攻陷荆州各地。

 

张辽等将未至,关羽便被徐晃一战击破。及后知悉后方生变,乃南撤,但水军仍然控制汉水。关羽军队家属多在荆州,得知荆州失陷,士卒渐渐溃散,退至麦城。十二月,关羽率数十骑出逃,一路突围至距益州不过一二十里的临沮(今湖北省襄樊市南漳县),遇潘璋部将马忠的埋伏,被捕,和关平于临沮被斩。孙权将关羽首级送交曹操,而曹操以诸侯之礼将关羽的尸骸下葬。景耀三年(260年)九月,蜀汉后主刘禅追谥关羽为“壮缪侯”。

 

关羽 - 地位

 

历代封建统治阶级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,把关羽当做“忠义”的化身,关羽的地位被抬得越来越高,“由侯而王”,“旋而进帝”,最后被尊为“武圣人”。陈隋间,佛都徒假托关羽显灵,在当阳首建关庙。唐建中三年(782年),关羽被列为古今六十四名将之一,放进武庙,配享姜太公。宋代以后,关羽便被带上“武圣”的桂冠。默默无闻了800年的关羽,被宋徽宗连升三级:先封“忠惠公”,再封“崇宁真君”,又封“昭烈武安王”和“义勇武安王”。元文宗封关羽为“壮缪义勇武安显灵英济王”,明神宗封之为“三界伏魔大帝神威远震天尊关圣帝君”,又把关羽庙长格为“武庙”,与文庙—孔庙并列。清代皇帝标榜关羽为“万世人极”,封之为“忠义神武仁勇威显护国保民精诚绥靖翊赞宣德关圣大帝”(《清史稿·礼乐志》),在北京修建了关帝庙,还通令全国,普建关庙,按时奉祀香火。武圣关公庙数量之多,远远超过了文圣孔庙。清代一朝,仅北京一地,关庙就有116座。而且,有些关庙的建筑规模也远远超过了孔子的文庙。有人说,关公是一种文化;也有人说,关公是一种精神。不然,在中国以至海外为何有这样多的关公庙。

 

在国内所有的关庙建筑中,至今保存最为完好的有五六处:山西关羽故里常平关帝庙,河南洛阳关林,湖北当阳关陵,荆州关帝庙,河南许昌霸陵桥关帝庙等等。而规模最大、气势最为宏伟的,就是位于关羽的故里——山西省运城市解州城西的关帝庙了,它至今仍然完整地保留着一座全国最大关帝庙。庙内楼台殿阁共达三百余间,为游览胜地之一。堪称天下第一关庙。

 

在中国戏剧发展的历史过程中,曾经出现过“三国戏”热,许多著名的剧种都有相当数量的“三国戏”和“关公戏”。以京剧为例,148出“三国戏”,单独写关公的戏就有20出。再以关羽家乡运城的蒲州梆子为例,“三国戏”有记载的88出,其中“关公戏”就有十八出。在舞台上,关公的形象都是完美的英雄,面如重枣,长髯飘拂,威武气概。即使是在《走麦城》里,他也照样英雄本色有增无减。

 

千百年来,经过历代统治者的封谥,和戏曲、文学的演义描述,一个“对国以忠、待人以仁、处事以智、交友以义、作战以勇”,代表着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完美的关公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。他由“万世人杰”上升到“神中之神”,成为战神,财神,文神,农神,是全方位的万能之神,为历代统治者和百姓万民,华夏神州与东瀛海外,中外同奉,上下共仰。

 

历代封建统治者尊崇关羽自不必说,就是李自成、张献忠、洪秀全等农民起义领袖,也把关羽奉为膜拜的英雄。

 

不仅如此,除了在华夏大地,在日本、东南亚以及海外华侨中,对关羽的膜拜之风也历历不衰。

 

在拥有二千余万人口的台湾,关公信徒多达800万众,几乎各家各户都为关公设香案,立牌位,挂圣像。台湾的关公画像年销售量,远远超过了他们最崇奉的神祗妈祖。

 

美国的“龙岗总会”是一个以拜关公为祖的民间组织,各地分会有140多个,遍布华人居住的世界各地。

 

东南亚各国竞相立庙拜求关公,最盛者当数泰国。

 

在日本,早在清代就有关帝庙;前些年还新建了一座关庙,据称是海外建筑规模最大的关庙。

 

美国圣地亚哥加州大学人类学系教授、芝加哥大学人类学博士Davidkjordan(汉名焦大卫)先生曾说过一段很有意思的话;“我尊敬你们的这一位大神,他应该得到所有人的尊敬。他的仁、义、智、勇直到现在仍有意义,仁就是爱心,义就是信誉,智就是文化,勇就是不怕困难。上帝的子民如果都像你们的关公一样,我们的世界就会变得更加美好。”这位美国学者的话是颇有见地的。

 

凝聚在关羽身上而为万世共抑的忠、义、信、智、仁、勇,蕴涵着中国传统文化的伦理、道德、理想,渗透着儒学的春秋精义,并为释教、道教教义所趋同的人生价值观念,实质上就是彪炳日月、大气浩然的华夏魂。

 

人们不禁要向,本是一介武夫的关羽,论德,不能“德配天地” ;论能,只会打打杀杀;论绩,只限蜀汉小国;论才,是被杀了头的败将。他是怎样变成神的?他又怎能被神化到了如此程度?

 

一是封建专制主义的需要。

 

历代封建统治者都强调愚忠思想,很需要为臣子们树立一个忠君奉主,守节尽忠的学习榜样,而关羽不受利诱,不怕威逼,节烈刚毅,始终奉一的品质,正好符合这一要求。南北朝时期,由于当时战争频繁,杀伐剧烈,各个小朝定都得鼓励将军们建功立业,于是关羽就被推崇起来,并出现了他在当阳“献山建寺”的显圣之事,结果,为他修了庙,开始确立了被奉祀的地位。此后,为他建庙筑殿蔚成风气。当阳成了他由人变神的策源地。

 

二是强化封建威慑力量的需要。

 

封建统治者为了对付来自各方的反抗势力,在武力镇压的同时,还要搞强大的精神威慑。关羽显灵之后,有了“伏魔”“降怪”的外衣,正好可以用来唬人。而且随着关帝庙的增加,到处都可以让关老爷显灵,关羽这个“武圣人”就当然地成了统治阶级的无形助手。如宋哲宗时,大臣张商英在元丰四年写的《重建关将军庙记》就说:有大力神与其眷属怙恃凭据,屡屡为害,弄得四方皆不安宁。关羽禁不住见义勇为,他披挂整齐,鼓髯而出道:“我乃关羽,生于汉末……”这位关老爷一到家门,大力神闻之肝胆俱裂,吓得抱头鼠窜,很快平息了这一祸害,从此海内回绝,遂居其一。以是神亦庙食千里,内外祠供之……”可见关羽的威力无处不在,无时不有,无事不用。

 

三是补充完善封建文化的需要。

 

作为封建文化核心的“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, ”过去是文臣儒士的说教,是文圣人孔子的一套,如果把“武圣人”关羽拉来加盟,势必增加封建文化的说服力量,基于此,历代帝王不断地宣扬关羽。

 

从此自宋末年至清代,先后有十五个皇帝为关羽加官晋街,使其封号由侯而公,公而王,王而帝,帝而圣,圣而天,真是步步青云。而且,关帝庙里,南宋的陆秀夫、张世杰当了他的左右丞相,岳飞为其兵马大元帅,唐初的尉迟恭也进庙成了神,关羽的手下周仓与关平则站在他两旁,一起风光起来。

 

四是顺应了封建帮会基层的某些需要。

 

关羽之所以在神化之后,能广泛深入人心,也和劳苦大众想借助他来达到某种目的。有关如跑江湖的人喜爱他的“勇武”“忠义” ,秘密结社,宗教组织用其来凝聚人心;太平天国还喊出了“扫灭世间妖百万,英雄胜比汉关张”的口号以鼓舞士气。更得人心的是,民间的关帝庙会上,他还能“遇旱求雨” 。据传,每年的农历四月初八,是关老爷的生日,五月十三是他耍大刀的日子。到了这时,各地都要举行各种规模,各种形式的纪念活动,如适逢久旱不雨,人们就把关羽的塑像搬到太阳下面晒,风神雨婆就会慌忙来降雨,据说这招儿很灵,屡试不爽。

 

另外,对关羽的宣传也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,不论从形式上,规模上,技巧上,水平上,都堪称一流。研究他的学者数不胜数,评论他的文章连篇累牍,有关他的戏剧,形成了“关公戏”……这一切似可以说出现了“关公文化” 。更起到了对他神化的推波助澜、以假乱真的巨大作用。

 

关羽就这样一步步走上神坛,被历代统治者无限抬高,又被广大民众们认可,在封建社会关羽的祠庙遍布各地,为中国神明中最多祠庙的一位。古代祭祀的战神本是“兵主”蚩尤。就官方的祭祀言,唐初开始便有武庙,但主祀的是周朝名将姜子牙,而关羽则为从祀。至迟宋朝末年,民间供奉关羽的庙宇已经“郡国州县、乡邑间井皆有”(郝经《陵川集》)。元代朝廷虽崇信喇嘛教,但未箝制人民信仰,因此民间对关羽的崇信有增无减,元朝皇帝且曾遣使致祭。明清以降,供奉关羽的庙宇不仅遍布中国内地,且延伸至蒙古、西藏、朝鲜半岛乃至海外。今日仅在老北京城里,就有一百多座专供关公或兼供关公的庙宇。

 

因为关羽不仅受到儒家的崇祀,同时又受到道家、佛家的膜拜,所以关羽是横贯儒、道、佛三大中国教派的神祇。但其中以儒家的关羽体现更多关羽的本色。

 

随著关羽地位变得显赫,关羽更被尊称为“武王”、“武圣人”,与孔子并肩而立。也正因为关羽如此显赫,除了军人、武师奉他为行业神崇拜外,就连描金业、烟业、香烛业、教育业、命相家等等不相干的行业也推祟关羽,所以也将他变成武财神,又是五文昌之一。

 

 

武道网商务合作

QQ:12951799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