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人生导师的感念——我与徐才主任

来源:本站   作者:徐向东 2022-08-05 阅读: 319 次
对人生导师的感念——我与徐才主任


徐向东


      1986年春,中国武术研究院(以下简称“武术院”)正式成立,由时任国家体委副主任的徐才同志兼任院长。我从北京体育大学毕业后,即被分配到此,成为了徐主任(我一直这么称呼他)领导下的一名工作人员。我毕业时本可选择留校任教,说起来还是徐主任的引导和帮助,让我最终做出了从事武术研究与推广工作的专业选择。
     在武术院工作期间,我不但由于工作上的接触,深受徐主任关于发展武术运动、弘扬武术文化的理想感召,从而明确了事业上的追求方向;而且由衷感动于他的行为作风与品格魅力,这对我日后的成长、进步产生了十分积极的影响。徐主任对于武术的贡献,已有来自很多方面的肯定与褒扬,我只谈几件小事,既是对这些评价的一点补充,也表达我对这位人生导师的感念之情。

“来做武术研究和推广工作吧!”

      其实,我与徐主任的结缘,早在到武术院工作之前。当时我已离开河北省武术队,正在北京体育大学就读本科。
      那是1986年的春节前夕,在华都饭店举办武术表演晚会,我有幸应邀参加。由于现场观众中有很多都是来自各国驻中国使领馆的外交人员,晚会特邀了国际广播电台的著名英语节目主持人彭文兰,用英语报幕并解说。我上场表演前,彭女士问我“你会讲英语吗?”我说“会!”她说:“那么你就用英语告诉大家你表演的是什么,好吗?”我欣然接受了她的建议。下场后,在现场观看的徐主任主动找到我,上来就说:“小徐,你的英语讲得很好!发音很清楚准确。”他接着又说:“什么时候毕业?我们正要成立中国武术研究院,欢迎你来!
     “我行吗?”我有些不自信,弱弱地应道。
      徐主任干脆地说:“当然行!我们需要像你这样既是优秀的武术运动员又是大学毕业生的人才,来做武术研究和推广工作吧!”徐主任又向我简单介绍了武术院的规划设计,描绘了一番将中国武术推向世界的宏伟蓝图。我听了兴奋极了!可以说,正是和徐主任的这次谈话,为我的事业发展指明了目标和方向,坚定了我投身武术研究与推广的决心。
      多年后,我被派到文莱、毛里求斯和斐济开展武术教学工作。每次回来都要去徐主任那里(家或是医院)汇报进展情况。尽管此时他已经离开了武术领导岗位,但我仍然把所从事的武术工作视同他交代的任务。而且我至今仍坚持不懈、身体力行地钻研传统武术,很大程度上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。
受中国武协委派向外国政要宣传中国武术
      虽说我12岁便加入了河北省武术队,但那不过是有所谓正式编制的专业运动员,其实还是学生性质。进入武术院,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参加工作。有了办公室和自己专用的办公桌,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,内心充满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。
      徐主任主持武术院期间,提出了“武术源于中国,属于世界”的观点,并要求我们在开展武术推广的实践中秉持“以武会友”的工作方针。当时,我所在的技术部,在吴彬老师的带领下,不断地扩大武术推广和交流的范围,结识了越来越多的国内外武林同道。在开办国际武术培训班和参与组织首届国际武术节等大型活动中,我们将徐主任常说的这两句话写下来,制作成横幅挂在最醒目的地方,向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们进行宣传,以彰显中国武术面向世界、谋求发展的宏大志向与宽广胸怀。
      记得那时亚洲武术联合会刚刚结束筹备,世界武术联合会尚未组建。在徐主任的领导与推动之下,以及与国内外武术界的有识之士共同努力,用了不长的时间,将这两个机构相继正式建立起来。从此,落实中国武术的国际化发展战略有了组织保障,并逐步取得了巨大成效。不仅有了亚洲武术锦标赛,而且有了世界武术锦标赛。徐主任当初对我言及的理想、目标,可以说都实现了。

“优良传统不能忘!”

      徐主任以部级领导的身份,亲自组建中国武术研究院并主持工作,身边却没有专门的助手,每每事必躬亲。我刚到不久,即因单位办公室人手紧缺,被领导上临时委派,以徐主任的秘书身份,陪同他到河北出席那里举办的一次武术活动。
      在乘火车去沧州的路上,因时间较长,徐主任便和我聊了起来。我本来还担心自己没有当过秘书,怕做不好会挨批评。谁知徐主任非常平易近人,一路上拉家常似的叙谈,打消了我的顾虑,也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。徐主任给我讲了很多道理,他所说的大武术观,从武术文化到武术文化产业,这些我当时从来没有听过。最令我惊讶的是,他从小就读了许多武侠小说和武学理论,对武术不仅非常熟悉而且十分热爱。他给我讲他小时候对武术特别着迷,常常爬上树偷着阅读武侠小说的趣事。我听了很有共鸣,听着听着,仿佛觉得在我面前的不是单位领导,而是一位和蔼又博学的武术老前辈。
      记得徐主任当时非常认真地对我说:“太极拳包含深刻的哲理和科学性,是哲学与科学的统一,我相信太极拳将对世界产生影响,造福人类。对中国武术和武功的研究,不能仅局限于对拳脚套路动作的规范和发展,还要做深入的科学研究。目前搞的武术挖掘、整理工作,仅仅是开始,后面还需要一批武术科研队伍来进行分析、归纳总结和深入研究。这支队伍不仅需要武术专业人员,而且需要哲学、医学、物理学等其它学科的武术爱好者来一起参加综合研究。”
      我那时大学刚毕业,踌躇满志,对徐主任的话一直牢记在心,这对我一生追求的武术研究方向产生了极大影响。


      武术活动结束后,我们即将离开,有当地的领导前来送行。临行前,有人拿来两斤沧州的地方特产“金丝小枣”,让我放进送站的汽车后备箱里,还悄悄地对我说:“先别告诉徐主任,等上了火车再说。”我很听话地照做了。当我坐上车时,徐主任问是怎么回事?我不敢撒谎,如实说了。徐主任口气严厉地对我说:“把东西退回去,不能要!”
      我只好下车,又把小枣拿出来退还给对方。那些人哪肯罢休,推来推去,执意不收。正当我左右为难时,徐主任从车里走出来,对来送行的地方领导说:“你们不要为难小徐了!多少钱一斤买的我付钱,要么你们拿回去。”对方见徐主任态度坚决,只好乖乖地收下他递来的钱。回到车上,徐主任语重心长地对我说:“过去我们讲‘三大纪律、八项注意,不拿群众一针一线’,革命战争时期的优良传统不能忘。我们要严格要求自己!”
     如今,我一看到沧州的金丝小枣,就会想到当初的那一幕,仍然为这段往事给自己的教益而发自内心地感动。


      “我们以后要注意!”

      武术院刚成立的时候,在首都体育馆租用了几个房间办公。包括我在内的几个单身汉就住在办公室的楼上。我们每天吃饭都是在首体职工食堂里买,却只有一顿午饭能保证,晚饭只有中午剩下的饭菜,如果剩的少或干脆没剩,也就没得吃了。
      一天,徐主任来视察我们的生活情况,不仅是看看,还要亲身体验。正值晚饭,他便和我们一起去首体食堂,看到那里当晚只有一个剩菜,当时并没表态,稍后才对我们说:“他们做的不好,给我们以警示,我们以后不要像他们这样!”我当时理解他的意思是:等我们武术院有了自己的办公地点,一定要考虑到所有工作人员的生活需求,为大家创造良好的条件。
      后来我发现,每每遇到类似情况的时候,徐主任都不是先批评、埋怨别人,而是对自己提出要求:“我们以后要注意,可别像他们一样!”这是一种境界、一种心态和品格。将别人的缺点、错误作为前车之鉴,用积极的态度来对待消极因素。他的这种思维和处事方式,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,至今仍影响着我在待人接物中的心态和言行。
      能在徐才主任的领导下工作,是我的幸运;聆受他老人家的教导,我更从中大受裨益。在长达近30年的交往中,无论我们之间是否有着工作上的关系,我从他那里所感受到的从来都是正能量和鼓励。20世纪90年代,我奉派去参加中央讲师团,归来后受到了他的大力表扬;参加电影《冲出亚洲》的拍摄,他赶来参加首映式,向我道贺。几年前,我推掉电影《龙门飞甲》的邀约,去斐济执行教学任务。临行前,专门去医院探望他。他在病榻上赞扬我为武术外交作出了贡献。近年来,我在吴彬老师的指导下,向民间老师学习传统太极拳。他了解到我一直在孜孜不倦地练习,非常高兴,勉励我要“面向世界,发扬光大
      徐主任既是我所尊敬的老领导,也是激励我在武术道路上不断进取的内动力!
      今天,中国武术已经成为了一项世界性的竞技体育运动,传统武术文化伴随着国家强盛的步伐,也越来越发挥出广泛深远的影响力。徐主任作为这一伟大事业的早期开拓者,那个重要阶段的武术发展领导者,确实值得我们晚辈向他老人家致以崇高的敬礼,并表示衷心的感谢!

武道网商务合作

QQ:1295179977